追蹤
サヨナラが聞こえる
關於部落格
  • 273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唐宋八大家同人】閑然(收錄於小報*PHANTASM*第四回-貴族版-)

 「我說退之兄,你還真是豪邁。」柳宗元看著躺在草皮上的韓愈說道,手中的紙扇輕輕地搧著,揚起些許髮絲。

 聞言,韓愈笑了笑,坐起身子,手指左右搖晃,「唉呀~子厚兄,我只是在享受人生啊!」

 「哦?」挑起一邊眉,柳宗元也在韓愈身旁的草皮坐了下來。

 「今個兒是我首次被貶謫,好不容易可以那麼悠哉,當然得好好的感受一下。」韓愈輕鬆說著,手掌握起柳宗元垂落在草地上的髮絲,手指隨意地在纏繞。

 「我可是第一次看見有人被貶謫後還如此悠哉,我還以為在朝中直言無諱的退之兄會十分憤慨。」毫不在意地任由韓愈動作,柳宗元側著身子躺下,一手撐著下顎,另一手勾弄著韓愈的衣飾流蘇。

「哼,有什麼好憤慨的?反正休息一下也好,省得我老是撥不出時間跟你們聚會。」韓愈忍不住念道。上次劉禹錫那傢伙命人拿了一封信來,裡頭不外乎是他無法去赴約,劉禹錫覺得很可惜,希望韓愈下次可以來相聚之類的,不過,其中有幾個字是用朱砂寫的,湊起來一起看後就是:退之是騙子。

啊哈!不就是吃醋嘛!誰叫子厚之後先離席來探望我呢~哈哈哈哈──

「呵,劉兄只是覺得可惜罷了。」柳宗元笑道,劉禹錫寫那封信時他也在場,密封完之後,劉禹錫還問他要不要也寫一封,湊個『騙子都姓韓』之類的。

「我明白。」韓愈低聲喃道,眺望著遠方。

「退之。」一別平常戲謔般的叫法。

「嗯?」聽見柳宗元正經的一喊,韓愈收回雜亂的心思,兩眼直視著他。

「只要做你認為正確的事就好。」面容放柔了線條,柳宗元溫和說道,迎上韓愈的視線。

「…我明白,你也一樣。」稍微呆愣了下,隨後,韓愈笑了,笑得如同在朝覲時那樣的堅定自己的信念。

* * *

「魚喧柳垂耀江流,人語茶醺論春秋。」

「何需惱事難可解,入塵不過為無求。」

* * *

就是這樣(毆)

那天,娃(製報友人)看完之後跟我說:他們也太悠哉了吧!

我:對啊!青春嘛~

娃停了一下又說:不過韓愈真的很憂鬱耶!(指正史中)

我:...我知道

我都知道

他是如此高傲的人

被貶怎麼可能像我寫的如此悠哉

不過

這是我的希望

所以我很任性的 就這樣寫了

如果你們喜歡

我只想說 謝謝你們包容我的任性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