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サヨナラが聞こえる
關於部落格
  • 273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自創】房客


最近我一直聽到隔壁房間傳來細碎的聲音。頂樓加蓋的違建隔音雖然不好,但我搬來一個月後才開始聽到這個聲音。有時在午夜,有時在凌晨,每次總會把我吵醒。我是個高四重考生,在台北補習租房太貴,只好住到公寓頂樓來,小氣又囉嗦的房東在十幾坪大的頂樓隔了三個房間,我租了中間這一間。
 
左邊的鄰居,是驕傲又自大的上班族,雖然遠遠看過去穿著體面,一副氣派模樣,但那肥胖的身軀和油膩的臉總是讓我看不清他究竟長得是方是圓是扁,從來只見得著他那宛如兩個漆黑無比洞穴的鼻孔,取代眼睛所有功能,遇見熟識的臉孔,便往人家臉上噴上兩口氣,這樣驕傲的傢伙,泡麵居然是他生活的唯一食糧。而右邊的鄰居,我從來沒見過。就連管理這公寓20幾年的張伯也不清楚我右邊究竟住了誰,但細碎的聲響,是來自右方。
 
自我搬進這棟公寓後已經一個月,那日夜裡,一連串急速的聲響兼夾雜著些許驚呼聲中劃破寂靜,取而代之的是「咚咚、咚咚、咚咚……」的節奏,組成詭譎的樂曲,這樣的狀況已持續了二個星期了。現在是凌晨12點,正當我漫遊在中古世代,與伯爵夫人及一群文人學子來場辯論之際,這突如其來的樂曲毫不猶豫的侵入腦門,將我從十七世紀抽離,再也按捺不住心中那股憤怒,我的手指在桌面上敲打著,煩躁感不斷地升起,怒意隨之翻騰,在如此的情況下,我對右邊鄰居的好奇心亦加增強。
 
猜想著這聲音或許會傳至我左邊鄰居的耳朵裡,於是趁著他剛下班的時候,心不甘情不願的按下了門鈴。同樣的,抬眸,依然只見他兩孔洞穴,別過頭,等他噴完兩口氣後,心中按下不悅,我問道:「那個……請問一下,你最近有沒有聽到一陣吵雜的音響?從右邊傳來的,已經連續兩個星期,大約午夜至清晨出現。」他先是一陣停頓,然後氣勢突然弱了下來,說道:「你也有聽到?」
 
「嗯,不過不確定到底是何處傳來,所以我才來問問,你也知道,我都讀書讀到深夜,那樣的聲響太明顯了。」我緩緩的說著,左邊鄰居肥胖的身軀微微顫抖,我和他四目交接,心想終於看到了他的眼睛,那兩顆黑色眼珠在油膩的臉上只露出一條線,我受不了的在心中乾嘔,卻因為接下來的那句話又對上他的眼,其中佈滿的是恐懼,「聽說,右邊那一房,沒有人住的。」
 
我驚訝著,不可能的,張伯說過,雖然不曉得裡面住了誰,但每個月都有收到房租,難不成會有人無聊到付了房租不來住,只是擺著好看?匆匆忙忙道了謝,我跑回房間,內心下了決定,不管如何,如果今晚還是聽到那陣聲響,就去敲右邊那間的房門。
 
果不其然,隨著深夜的步伐漸漸逼進,「咚咚、咚咚、咚咚……」的節奏又隨之響起,我豎起耳朵,身體忍不住僵硬起來,在深夜聽著這種規律的聲音真是令人發毛,我心想,吞了口口水,學著貓走路般的放輕腳步,慢慢地走向右邊的房間,可能是很接近了,聲音更加的清楚,我深深吸一口氣後瘋狂地敲打著門,「請問有人在家嗎──?」
 
問話持續了四五次後,我冷靜了下來,手卻依舊在微微顫抖,仔細一聽,發現「咚咚、咚咚、咚咚……」的聲響停了,頓時瀰漫著靜謐的氣氛,稱著夜晚更加詭譎,我又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雙手撐在兩膝上喘氣著,一抬頭,卻看見右邊房門已經打開,從門縫中露出一雙眼睛。
 
「哇哇哇哇──!!」我驚叫了起來,但隨著眼睛的主人慢慢的現身,我愣住了,那是一名俊美的男子,黑色的長髮微亂地披在身後,高挑的身軀包裹著黑色衣服,黑色的褲子使他修長的雙腿更加筆挺,他斜倚在門旁,氣勢便油然而生,我呆愣的看著他,直到他勾起了嘴角成嘲諷的神色,我才頓時回神,心中的怒氣隨之爆發,「喂!這位先生!都已經三更半夜了,請你不要一直發出干擾人安眠的聲響好嗎!?」
 
男子沒有說話,只是一直盯著我看,我被看的有些扭捏,突然一股拉力將自己扯了過去,站定身子,卻發現自己已身處在右邊的房間內,男子的聲音響起,成熟的低沉嗓音令我微微冒起雞皮疙瘩,「你來的剛好,幫我把沙包抓好,其實沙包一直打到牆我也很煩惱,不過看來我的鄰居是個好人,為了大家的安寧,我想你應該不介意幫我這個忙,包括,以後。」
 
「咦咦──!?沙、沙包!?那個咚咚的聲音,是因為沙包!?」我又再度呆滯,毫無反抗的任由男子將我牽引至沙包前抓著,看著手中這個讓自己丟臉到家了的兇手,瞬間怒氣沖腦,我一開張口便咬住它,企圖想將它咬破。
 
「別白廢力氣了,它是皮的。」男子拍拍我的頭。「我管你!」我放口大喊了一句,然後繼續咬著。「真是任性的小孩…」嘲笑的口氣。「我已經十八了!」幼稚的反駁。
 
就這樣,奇妙的一夜過去了,往後,誰又知道呢?
 
        * *
 
貼這篇呢 除了我很久沒更新外(毆)
還有 因為我有想要寫續
這篇其實是幫朋友寫的小說續寫
被我搞的變偽BL XD
好險她老師沒發現我的私心(大笑)
嗯 其實還有很多坑
我會努力填平 應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